<sup id="vbnlx"></sup>
<sup id="vbnlx"><div id="vbnlx"></div></sup>
<var id="vbnlx"></var>
<var id="vbnlx"></var>

北大紅樓:紅色曙光從這里升起

2021年06月28日 11:07:18
來源: 求是網 作者: 是說新語

  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之際,中共中央政治局6月25日下午就用好紅色資源、賡續紅色血脈進行第三十一次集體學習。這次集體學習采取參觀和討論相結合的形式進行。

  當天,習近平總書記帶領中央政治局同志來到北大紅樓,參觀“光輝偉業 紅色序章——北大紅樓與中國共產黨早期北京革命活動主題展”,重溫李大釗、陳獨秀等開展革命活動、推動馬克思主義在中國早期傳播、醞釀和籌建中國共產黨等革命歷史。

  習近平總書記不時停下腳步,詢問相關細節。他指出,北大是新文化運動的中心和五四運動的策源地,最早在我國傳播馬克思主義思想,也是我們黨在北京早期革命活動的歷史見證地,在建黨過程中具有重要地位。

  2021年6月25日,習近平、李克強、栗戰書、汪洋、王滬寧、趙樂際、韓正等在北大紅樓參觀“光輝偉業 紅色序章——北大紅樓與中國共產黨早期北京革命活動主題展”。 新華社記者 謝環馳/攝

  一百年前,北大紅樓何以能夠開風氣之先,成為傳播馬克思主義的最早基地?何以能夠成為中國共產黨誕生的“衣胞之地”和早期活動的重要場所?一群知識分子又何以能夠掀起時代狂瀾并最終挽救民族危亡?今天,面對這座具有光榮革命傳統的近代建筑,讓我們重新回顧早期中國共產黨人的光輝歷史和不朽業績。

  北大紅樓外景

  在這里,點亮了革命的真理火種

  1918年,李大釗任北京大學圖書館主任、教授。他是在中國大地上舉起十月社會主義革命旗幟的第一人。

  十月革命后,李大釗經過深入的觀察和縝密的思考,從1918年7月開始,先后發表《法俄革命之比較觀》《庶民的勝利》《Bolshevism的勝利》等文章,以深邃的歷史眼光,指出十月革命是“立于社會主義上之革命,是社會的革命而并著世界的革命之采色者”;十月革命的勝利乃是“勞工主義的戰勝”,是“二十世紀中世界革命的先聲”,是“世界人類全體的新曙光”。他預言,十月革命所掀動的潮流是不可阻擋的:“試看將來的環球,必是赤旗的世界!

  在1919年元旦發表的《新紀元》一文中,李大釗進一步指出,十月革命開辟了人類歷史的“新紀元”,它將“帶來新生活、新文明、新世界”,中國人民應當走十月革命的道路。

  1919年9月、11月,李大釗在《新青年》第六卷第五號、第六號上連續發表《我的馬克思主義觀》一文。他指出,馬克思主義是它的歷史論、經濟論和政策論,即唯物史觀、經濟學說和社會主義理論的統一,“而階級競爭說恰如一條金線,把這三大原理從根本上聯絡起來”。

  和以往一些人對馬克思學說所作的片斷的、不確切的表述不同,李大釗這篇文章,對馬克思主義學說已經做了相當完整的介紹和比較確切的闡釋,在當時思想界產生重大影響,標志著馬克思主義在中國進入比較系統的傳播階段。

  李大釗還發表了《再論問題與主義》等文章,通過批駁反馬克思主義思潮,論證馬克思主義符合中國需要的深刻道理。

  在北洋軍閥反動統治的艱難環境中,李大釗推動了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廣泛傳播,為中國共產黨創建準備了思想條件。

  在這里,培育了一批具有初步共產主義思想的先進分子

  李大釗在北大紅樓首開馬克思主義課程。

  從1920年起,李大釗先后講授“唯物史觀”“史學思想史”“現代政治”等馬克思主義理論課程,編寫了《唯物史觀》《史學思想史》等專著和講義?!笆穼W思想史”是史學系的選修課程,授課地點在紅樓第十四教室;“現代政治”是政治學系的講座課程,李大釗講演《工人的國際運動》,地點就在紅樓第三教室。

  青年毛澤東1918至1920年間兩次來京,都曾在北大活動。在此期間,他接受和研究馬克思主義,并最終確立了馬克思主義的信仰。他后來回憶說:“我在李大釗手下在國立北京大學當圖書館助理員的時候,就迅速地朝著馬克思主義的方向發展。

  毛澤東還談道:“我第二次到北京期間,讀了許多關于俄國情況的書。我熱心地搜尋那時候能找到的為數不多的用中文寫的共產主義書籍。有三本書特別深地銘刻在我的心中,建立起我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。”這三本書是:《共產黨宣言》(馬克思、恩格斯著)、《階級爭斗》(考茨基著)和《社會主義史》(柯卡普著)?!?strong>到了一九二〇年夏天,在理論上,而且在某種程度的行動上,我已成為一個馬克思主義者了,而且從此我也認為自己是一個馬克思主義者了。”

  在李大釗等人的影響和當時形勢的推動下,一批愛國的進步青年,尤其是那些具有初步共產主義思想的知識分子,經過各自的摸索,逐步劃清了無產階級社會主義和資產階級民主主義、科學社會主義和其他社會主義流派的界限,走上了馬克思主義的道路。

  第三十六教室是北大紅樓內面積最大的教室,李大釗、魯迅都曾在這里登上講臺。圖為位于北大紅樓二層西南角的第三十六教室。 新華社記者 謝晗/攝

  中共一大前,共有黨員58人,其中大部分在北大紅樓工作或學習過,大多曾得到李大釗、陳獨秀直接或間接的教導。一座建筑與一個政黨的命運如此息息相關,難以割離,是世所罕見的。

  在這里,建立了北京的共產黨早期組織

  北京的共產黨早期組織是在李大釗的直接指導和籌劃下成立的。

  1920年3月,由李大釗主持,成立了北京大學馬克思學說研究會。著名的“亢慕義齋”(“亢慕義”為英文Communism的音譯,意為“共產主義”)就是這個研究會的辦公室和圖書館。

  這個研究會通過收集宣傳馬克思主義的書籍、舉辦座談討論、組織出版工作等,把活動開展得有聲有色,其成員也發展很快。它既是中國最早學習和研究馬克思主義的團體,也為建黨作了重要準備。

  同時,李大釗等人還積極聯絡北京、天津等地的先進分子,努力促成進步團體的聯合。1920年8月16日,少年中國學會、人道社、曙光社、青年互助團及天津覺悟社的代表20余人,在北京陶然亭舉行茶話會。李大釗、周恩來、鄧穎超、張申府在會上發言。

  李大釗認為各團體有表明本會主義的必要。他指出:各團體要有一個正確的主義,主義不明,對內既不足以齊一,對外尤不足以與其他組織進行聯合的行動。會議決定五個團體組合成“改造聯盟”,并制定聯盟的宣言和約章,促進各進步團體的協調和統一。

  經過一系列準備工作,北京的共產黨早期組織于1920年10月在北京大學圖書館李大釗的辦公室正式成立。當時取名為“共產黨小組”,李大釗負總責。

  1920年底,北京黨組織召開會議,決定成立“共產黨北京支部”,由李大釗任書記。隨后,又陸續發展一些成員。到1921年7月,北京黨組織的成員有李大釗、張國燾、鄧中夏、羅章龍、劉仁靜、高君宇、繆伯英、何孟雄、范鴻劼、張太雷、宋介、李梅羹、陳德榮等。

  “星火燎大原,濫觴成瀛海?!贝┰綒v史煙云,回眸百年輝煌,這座具有光榮革命傳統的建筑見證了一個民族的偉大覺醒,點亮了中國的顏色。

  眺望前方征途,必須牢記習近平總書記教誨,始終賡續紅色血脈,用黨的奮斗歷程和偉大成就鼓舞斗志、指引方向,用黨的光榮傳統和優良作風堅定信念、凝聚力量,用黨的歷史經驗和實踐創造啟迪智慧、砥礪品格,繼往開來,開拓前進,把革命先烈流血犧牲打下的紅色江山守護好、建設好,努力創造不負革命先輩期望、無愧于歷史和人民的新業績。

 ?。ú邉潱郝勅A)

標簽 -
網站編輯 - 徐輝冠